穹荒世界第二十八章我该怎么办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穹荒世界 第二十八章 我该怎么办?

不得不说纪天讲故事的水平实在不行,本来热血激扬的故事被他讲的干瘪瘪的,当然这不算他本人故意为之。

一众佣兵很努力的在听着。

而且会进一步透支未来几年的投资需求。

“所以你最后被那个神秘人救了才来到这里。”一个佣兵摸着自己下巴的胡渣说道。

纪天诚实的说道:“是的。”

佣兵们这才放过纪天,也因为他们实在不忍听纪天讲下去。

一群佣兵又开始围在一起喝酒,偶尔有人进进出出来接取任务。

“恐怕你小子还私藏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吧。”九叔坐在纪天的对面,笑呵呵的说道。

“九叔,你就别捣乱了,我身上麻烦已经够多了。”纪天无奈的说道。

老人脸上的皱纹展开,道:“每个人都有秘密,我也有。而我已经老了,光走到这里就已经腰酸背痛了。”

“我是不是应该说我很感动之类的话。”纪天侧头看了一眼相互闹腾的佣兵们,他不用猜都知道这群人是担心自己才从困秋城赶过来。

“记在心里就好,说出来就有些俗气了。”

纪天和九叔相视一笑。

“不过你跟十二位城主们闹得动静太大,我们老远就感觉到了。”九叔唏嘘道:“虽然我不及你,不过我年轻时候也没少干过。”

“都知道了啊,真亏他们竟然可以忍住不问?”纪天挑眉说道,他故意把故事说的干燥乏味就是不想让他们知道的太清楚,没想要这群人早就知道,那么神秘人这个身份可就不攻自破了,真亏他们竟然听完了。

1.2T引擎2015年国产 DS4三厢将搭载九叔意味深长的说道:“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他们又不笨。”

纪天耸了耸肩说道:“哦对,任务我已经完成了,不知道佣金你打算怎么给我?”

九叔苦笑道:“佣金的价格有些巨大,而且你也不该找我,咦?那个女孩呢,怎么不见她跟着。”

“她啊......”纪天回忆起几天的画面,穆诗雨突然的昏迷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五道元素序列突然爆发的能量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起的,有些人只有一道序列都要闭关好几天,而穆诗雨的状态可想而知。

“不过这个你可以拿着,替我还给那个女孩。”九叔递给他一串项链,项链所镶嵌的宝石是天蓝色,精致细巧,感受到里面浩瀚海洋的气息,不由问道:“这是什么?”

“那女孩唯一拿得出手的押金,也是她母亲的遗物。”九叔说道。

纪天惊道:但对于热点事件都“以捐为主”“别人的遗物你都拿,有没有良心啊,简直为老不尊。”

九叔瞪了一眼说道:“一开始我又不知道,这不是还你了吗。”

酒馆的门又一次被打开,但那人显然不是为了喝酒做任务,他偷偷摸摸的扫视了一圈,像是为了找谁。

“这是来找你的?”九叔神情古怪,虽然这人做了伪装,但他还是知道这人是洛天城的城主薛天。

薛天也发现了纪天的位置,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小声道:“公主醒了,想要见你。”

“好的。”纪天和佣兵们告别后就带着霜余生跟着薛天离开。

贪婪的离开仿佛也带走了操控其他人的命令,他们随着时间推移都渐渐清醒过来。

每当想到自己所做的举动都心惊不已,他们下令追杀公主,简直就像意图谋反。

幸好,由薛天以及一些人出门整顿了下面的人,这才把一切恢复正轨,而真正知道真相的人只有少数几个。

而周恒虽然好好的睡了一觉,但睁开眼睛后一言不发,又有谁能知道,这个糟蹋的老人曾是意气风发的周大将军。

周恒可以说是一个废人,就像纪天所说的,在面临这种事情后他开始迷茫,也失去握剑的意义。

十二城主在经历这件事情后,他们的心底平添增加了一堵墙,这堵墙阻碍了他们的修炼。无奈之下有的选择隐居,有的选择退位。

恐怕也就薛天和没有出手的那两位的城主还处于高位,但按照薛天的说法霜余生曾给与他一条路,虽然这条路被他自己中断,但还有些许残留,他想离开帝国再次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寻求突破的契机。

这一切都是薛天在路上和纪天说的。

纪天较有兴致的看着薛天说道:“你很紧张?”

“有点。”薛天想了想改变类似于饮魔刀一样的存在自己的说辞:“只是没想到偌大的帝国竟然没有人是你们的对手,这让我有种天外有天的感觉。”

“哦?天外有天的感觉如何?”

薛天笑道:“兴奋。这也是我打算游历世界,到处走走的原因。”

两人聊着天终于来到一处宫殿外,薛天冲两人摊了摊手,道:“我就送你们到这了,从某种意义而言你们的是帝国的救星,我相信你们对公主不利的。”

看着薛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纪天问道:“你还有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薛天迟疑道:“我想知道穆宏殿下会怎么样,他......还有办法吗?还是说真的...”

话没有说完,但意义已经很明显。

纪天想了想说道:“这个问题我也不清楚,但有句话叫船到桥头自然直,只要有心解决,总会有办法的。”

薛天离开。

而纪天带着霜余生按照路线推开门,金黄色的阳光从窗户上洒落在地,半掩着的窗沿吹起微风使窗帘摇曳。

穆诗雨乌黑亮丽的长发自然散落在床上,吹弹可破的脸上掩盖不住憔悴的神色,她看向纪天勉强笑道:“随便找个地方坐吧,我能问你点事吗?”

她并没有说我想问,或者我要问,而是说我能,这意味此时的她并不相信纪天,至少没有向前那般。

纪天直直的看着穆诗雨,依旧站着,两人都没有开口,纪天本人是没有点什么吐槽技能,所以此刻谁也没有打破僵局。

霜余生没有想那么多,左右发现并没有什么座位,倒是有一张大床,她毫不犹豫朝床上扑了过去。

霜余生用力气很大,就好想一颗石头落在水潭中溅起的水花,而穆诗雨就是那水花,在这松软有弹性的床上直接微微弹了起来。

措不及防的变故让穆诗雨感到十分丢人,但看到纪天轻笑时更是如此。

但无论如何,至少僵局被打破。

“你还相信我吗?”纪天率先开口道。

在龙背上,纪天也曾问过相同的问题,穆诗雨选择相信他,一直到正殿也依旧如此。

穆诗雨想了很久,迟疑的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现在很混乱,我珍视的亲人离开了我,我不知道该相信谁。”

她害怕的环抱膝盖,“我好像经历了很恐怖的事情,我知道帝国那些人都对我好,只要我愿意他们甚至能对我更好。我被追杀时天天做噩梦,我很怕那些人都带着面具,我撕开面具后他们又想要杀我。我想要试着相信他们,但我很害怕。”

“我父亲不再了,我想要去救我父亲,但我做不到,我太弱了,我根本不可能做到,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忽然抬起头看向纪天,眼眶微红,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心疼。

“纪天...我该怎么办?”

福州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
丹东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石家庄白癜风好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