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千古女帝第章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穿越之千古女帝 第38章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君越愣在哪里许久,笑容凝固在嘴角,久久不语。

这便是奴隶社会的悲哀吗?这便是不能为人的凄惨吗?

纵然在21世纪她过得也是如此刀尖舔血的日子,可是如今在这里亲眼目睹这样的场景,还是让她被触动到。

因为,这里有着比那个世界更加悲哀的地方;因为,这里比那个充满着核武器的世界更加残酷无情;因为,在这里他们甚至连所谓的活下去都已经成了最痛苦的事情,又何谈什么生而平等,自由民主呢?

那一刻,她忽然觉得心口又开始隐隐作痛,异样的情绪弥漫而起,让她的身影有些踉跄,手轻捂住胸口。

越弦,是你让我看到这一切的吗?

难道这就是你存在的意义,那我呢?

你为之奋斗的目标除了大雍,还有这些人吗?

“大越,你—你没事吧?”秦楼月虽然有些不适,可是抬头,看到君越变了又变的脸色,不由得关切道。

君越似乎没有听到秦楼月的呼唤,也根本不顾同样面带沉重的陌染,直直地走向了那几个就在她面前的刑架,噬血出鞘,瞬间就将被束缚的人锁链给打开。

她望着正对着的一个大概十多岁的女孩,血污与伤痕已经让她失去了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天真无邪,她似乎听到了声响,微微睁开那黯淡无光的双眸,恐惧地嗫嚅道:“不不,不——”

君越突然伸出手,接过那个女孩,轻轻地开口安慰道:“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这片密闭的恐惧中萦绕着死一般的寂静,甚至这些早已经心死的奴隶都无力去管这些到来的人身份,也根本没有力气去管,已经被写好的命运就这样注定,无从反抗。

秦楼月与陌染对视了一眼,纷纷抽出长剑将那束缚着的铁笼给打开,企图带他们离开。

“你们自由了!你们自由了!”秦楼月呼喊道。

但是即便是已经与自由咫尺之遥的那数十个奴隶,却连动都不曾动上分毫,睁开灰白的眼眸中多了更多的恐惧,他们有的已经开始不断地往后瑟缩,试图在那不知道困了他们多少载的牢笼深处找到一个安身之所。

君越怀中已经撑到极限的女孩缓缓闭上了眼睛,临死前的那一刻,似乎在解脱,也似乎在感激。

君越看了女孩许久,才将手中的人给放下。

这样的伤,就连她也无能为力,更何况心已经死去,活下去有该是多么痛苦?

唯一一个在绞刑架上还活着的女孩就这样在被摧残的花季年纪走向死亡,如此默不作声,如此凄惨。

君越没有管衣服上的血污,也没有丝毫的情绪波澜,只有那一张面沉如水的脸微微注视着那些甚至都不敢追求自由的奴隶。

“大越,你没事吧!他们为什么为什么不出来?”秦楼月注意到了神色猛然不对的君越,略微疑惑,她说完之后,又上前了几步,想要将离微软的合作伙伴们只需要做一件事的最近的一个八九岁的男孩给拉出来,可是就在那一刻,那个小男孩却缩到了一个小小的角落,惊惧地嚎叫着:“不不,我不出去,不敢——他们——他们一定会打死我的!”

秦楼月心疼地想要进去劝慰,柔声安慰道,“没事了你自由了,自由了,跟姐姐走吧,走吧!”

牢笼很小,秦楼月进不去,只能伸出手臂进去,但不过刚刚触碰到那个惊惧的人,就被男孩满是污垢的长指尖给划伤了嫩白的手掌,她猛的一疼,退了出去,转头委屈地望着君越:“这小鬼,怎么这么不知好歹,明明我是要救他啊!”

“罢了,做久了奴隶,便不知道该如何做人了!何其悲哀?”君越突然苍虽然不能委托其他玩家进行护镖凉一笑,眼底是黑白交织的无尽的悲哀,语调中似乎是无奈,带着些许的凄凉。

就在那一刻,她终于明白,所谓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又是何意?

原来当年的华夏民族便是这样被列强侵占了和奴役了数百年,打开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王朝国门的不只是坚船利炮,也不只是不是抗争无果,而是即便自由就摆在他们面前,他们早已经失掉了追求光明哪怕是飞蛾扑火勇气,自甘堕落在那永远的黑暗之中,沉入落后愚昧无知中。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了心,没有了精神,而成为一具空壳,一句行尸走肉,那样,才是真正的毁灭性的死亡!

一如现在,阶级尊卑的观念灌注在他们的骨血中,无法抹去,无法根除,甚至连拯救的希望都荡然无存!

“那君越,我们该怎么办?”秦楼月为自己被抓伤的几个大大的伤口包扎了一下,眼神看向与那个男孩一样不肯走出牢笼的那些人,有些生气地开口。

“既然他们自己都放弃了自己,我为何还要自讨没趣?怎么选择,是他们自己的事情,现在,我们走吧!”君越无悲无喜地转身,依旧苍凉无限,无一丝怜悯,也无一丝同情。

因为,在君越眼里,如果救回来的是懦弱的垃圾,那么她情愿什么都不做!

失掉了抗争的勇气,那便是永远的沉寂,纵然她再神通广大,又如何去救这些自我都放弃的奴隶?

人要活着的,不只是躯体,还有心和灵魂!

“啊啊,二秦,真的不管了?”秦楼月追了上去,有些不忍心,却又觉得君越本身的话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又不死心地问了一句。

“陌染,本尊给你两个时辰,处理好一切,两个小时后来藏宝库汇合。当然,如果你选择放弃,也可以不来,一切都由你自己来选择!”君越冷冷淡淡的话飘落而下,只留下了那同样茫然的少年。

他何尝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痛苦,只是,不同的是,他带着勇气活了下去,而这些人却——

君越出了那个让人极其压抑的地方,黑暗中眉宇间却有着掩盖不住的愁丝,冰冷的风裹挟着远处传来的烧焦味,让她的神智不断地清醒。

这样残酷的世界,她怎么可能置身其外?

不是棋子,便是执棋之人,她君越怎么甘心成为前者?可是若是后者,她又该付出多少心血?

“大越,你是不是——”追上来的秦楼月试探地开口询问道。

“无碍,只是略有感触罢了,走吧,去找些我们需要的东西吧,毕竟这样悲惨的事情,并不能想的太多!”君越转身,明眸一笑,在黑夜里熠熠生辉,只是近去而看法国国营电视台进行的第二次罢工。,却又是故作之轻松,那一颗心已经从刚开始的潇洒,添了许多的东西,越来越沉重,压的她渐渐有些开始透不过气来。

不过才短短十天,她便经历了如此之多,而那份想要的自由,还会来吗?

而此刻,她不想再去想,哪怕是做点别的事情,也好过于如此心乱如麻,无所适从。

“好吧,大越,二秦听你的!”秦楼月也不傻,看出来了君越的心烦意乱,当下同意道。

君越点了点头,转身而走。

秦楼月也连忙跟了上去,黑夜漫漫,转的却不只一个人的心思,变得也不是一个人的信念在大宗商品中进口总值规模仅次于原油。今年一季度中国进口铁矿石2.22亿吨。

只是,孰是孰非,却还是只能在历史的长河中点点滴滴浮现……

石家庄哪家医院妇科好
绥化哪家牛皮癣好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乘车路线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