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道巅峰第八十三章心有感应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符道巅峰 第八十三章 心有感应

“我留着他还有用处。”微微一笑,石飞羽用手拍了怕沈子风肩膀,旋即问清楚他们现在居住的地方,匆匆而去。

角斗场内,唯一活下来的那个幽冥峡谷弟子,直到他们背影消失在视野之内,眼里才露出一丝怨毒:“这件事情绝不你以优异成绩毕业了!精彩尽在!《仙落凡尘》体验入口:《仙落凡尘》礼包中心:更多精彩游戏登陆U003官:会就这么算了的,等着瞧。”

话音落下,此人没有丝毫逗留,离开角斗场后,迅速出城直奔绝命海而去,看样子他也是不敢继续参加龙魂山脉之行,忙着回去送信。

“嘿,飞羽师弟今天这一手杀鸡儆猴看来取到了效果。”走在喧闹的街道中,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目光都聚集在他们师兄弟身上,周炼眉头一扬,笑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们算是受够了欺辱,尤其是以李泽为首的百指峰弟子。”

“杀鸡儆猴?”脚步匆匆的向前走着,石飞羽突然偏头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开口。

其实当时的情况,石飞羽只是单纯的想找古奇报仇,并未有其它目的。只是后来发生的事却有些超出预料。

“看以后谁还敢瞧不起我们师兄弟。”而周炼却没有察觉到他眼神有异,似是想起了不开心的事,叹了口气,道:“你好去看看梦雨,她现在……”

“梦雨?她怎么了?”提到自己心爱的女孩,石飞羽心神便微微一紧,停下脚步急声问道。

而沈子风则眉头一皱,沉声说道:“飞羽师兄,这段时间我们都以为你已经死了,梦雨师姐是天天茶饭不思以泪洗面,几欲寻死,要不是我让子怡寸步不离的守着,恐怕早已出事。”

“可气的是李泽、常宇这两个混蛋,居然还想打她的主意。”提及此事,周炼也是眉头紧锁,随后又想起了这几天的遭遇,愤愤骂道。

“没错,今天要不是有人说在街上看到了你的身影,我们也不会出来遇上古奇,现在想想恐怕一切都是这两个混蛋暗中安排。”沈子风似是突然反应过来,脸色阴沉的冷笑道。

而他的这番推断却也**不离十,今天他们二人在街上巧遇古奇,的确是李泽故意安排。

所谓关心则乱,当听到有人说在夺命城内见到了石飞羽的身影,周炼想都没想,便带着沈子风出来寻找。

岂料与古奇在角斗场发生了一场大战,好在后石飞羽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否则周炼、沈子风二人今天性命不保。

想到自己的遭遇,周炼眼神猛然阴沉而下,一拳狠狠砸在古奇脸上,怒道:“说,今天的事,是不是有人想害我们?”

此刻的古奇四肢皆被石飞羽打断,被沈子风如同沙包般抗在了肩头,早已没了先前那般威风。

脸上突然重重的挨了一拳,又听周炼这么问,古奇顿时偏头眼神怨毒的盯着他,冷笑道:“你以后好别落玻璃门窗上贴着招租告示在我手里。”

听到这番话,周炼脸皮微微一颤,似是想要动怒。

“梦雨是谁?”这时,一直默默跟在他们身边的冷寒梅,却突然插言问道。从刚才石飞羽脸上的表情来看,这个名叫梦雨的女孩在他心里显然特别重要。

金荷、竹沥二人,也是偷偷竖起耳朵听着,他们心里显然也想知道。

“这个以后再跟你说!”似是有些心急,石飞羽突然加了脚步,催促着周炼前面带路。而冷寒梅见此,眼神却充满了疑惑。

夺命城是进入龙魂山脉唯一的通道,论是来其副官秘密勾结日军往绝命海的商船,还是常年混迹在龙魂山脉猎杀妖兽的散修,都是聚集在此。

这些人为夺命城带来利益的同时,也给这座城市增添了许多热闹。如今城里的客栈早已人满为患,而住在其中的人大多都是前来参加阴风眼。

龙山客栈,乃是夺命城大的一家客栈,这座客栈不但设有酒楼茶肆、赌场花苑,还有四处占地颇广的宅院供来往之人居住。

单独划分出来的这四座宅院,也有着高低上下。商丘常家买卖遍布天下,而善于经营的他们,又将这些供客人租住的宅院划为甲乙丙丁四个等级。

丁字院位于夺命城西南处,而雷迅则带着师兄弟们将这件宅院租了下来,虽然比不上前面三座装修奢华气派,但也算是一处由静之所。

位于丁字院偏东的一间厢门口,此刻蹲着一只灰毛猴子。这只猴子好像显得特别焦躁,时不时会抓耳挠腮的趴在门缝上向里张望。

“梦雨姐姐,你别怪小妹说话难听,人死不能复生,飞羽哥哥已经走了,你难道真要随他一起去?”里面突然传来一个满是愤怒的娇喝声。

紧接着,屋里却又陷入沉默,过了许久刚才那个声音才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你总不能这样不吃不喝的折磨自己吧?要是飞羽师兄在天有灵看见,他也会伤心的。”

蹲在屋门口的灵猴听到这些话,原本灵动的眼神,也瞬间充满失落。

这时,又听屋里那个声音响起:“梦雨姐姐,算我求你行吗,你倒是说句话,你这样不吃不喝已经十几天了,就算咱们是修炼之人也熬不住啊。”

趴在门缝向里张望的灵猴,突然摇了摇头,随即转身跳上屋前护栏,抬手擦了擦眼角。而在它的眼里,则闪烁着晶莹泪花。

自从石飞羽莫名其妙的在船上消失,梦雨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连一向与它亲近的灵猴,都不敢上前。

屋里再度陷入沉默,压抑的气氛让人心里特别难受,但是很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这次的她却有些动怒,猛的娇喝道:“不行,今天说什么你也得给我把这碗参汤喝了。”

话音落下,里面传来一阵怪异的声响,蹲在屋前护栏上的灵猴似是担心发生什么意外,急忙回头看了一眼。

啪。

猛然间,屋里传来一声瓷器碎裂的脆响声,而灵猴的毛发则瞬间倒竖,双眼猛然露出凶光。

“罢了罢了,大不了我陪你一起饿着,咱们俩看谁能耗得过谁。”就在它打算冲进去看个究竟时,屋里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一次语气却带着一丝哭腔。

视线转入其中,却见沈子怡蹲在地上一边捡着瓷碗碎片,一边默默流泪。而梦雨则坐在床边,神情异常呆滞。

如今的梦雨比起半个月前整整瘦了一圈,原本红润俏丽的脸庞,此刻是变得苍白如纸。而她的那双眼睛仿佛没有了任何神采,只是傻傻的盯着地上水渍发呆。

从在船上得知石飞羽被刺鲨偷袭之后,梦雨就像丢了魂一样,整天独自坐在那里怔怔出神,论周边发生什么事都难以让她有所反应。

张卉清不仅担任自己数学专业的教学工作沈子怡害怕她再出意外,日夜不离左右陪伴,整个人也是憔悴了许多。只是相对于梦雨的心死,沈子怡多的却是感到疲惫。

有的时候,她晚上休息都不敢闭眼,生怕自己一睡着梦雨便会失踪。这样的日子几欲让她发疯,可每次想起梦雨对石飞羽的感情,她便只能摇头轻叹。

有时候沈子怡甚至会在心里偷偷的问自己,石飞羽究竟有什么好的,竟然让梦雨如此对他?然而,这个答案对感情懵懵懂懂的她至今都未明白。

“嘎嘎……”

突然,蹲在屋前护栏上的灵猴灰子鼻孔朝天使劲嗅了嗅,旋即双眼猛然一亮兴奋大叫起来。

而坐在屋里的梦雨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原本失神的目光逐渐有了一丝神采。只见她猛然站了起来,一把将蹲在地上的沈子怡推开,冲着屋门口跑去。

可是久未进食的她却异常虚弱,没跑几步便险些摔倒,好在及时伸手扶住了旁边的桌子才站稳脚跟。

“你……你要干嘛。”见她神色有异,沈子怡也顾不上自己刚才被推倒手掌被瓷器碎片划破,急忙追到近前双手抱着她往床边拖去。

岂料梦雨却猛然奋力挣扎起来,满含眼泪的哭喊道:“飞羽哥哥,是飞羽哥哥回来了,放开我,放开我!”

“师姐,你醒醒吧,你的飞羽哥哥已经死了,死了!”见此情形,沈子怡的语气突然变得愤怒起来,双手死死抱着她,悲恸道:“他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回来。”

“不,他还活着,我能感觉到飞羽哥哥就在附近。”然而现在的梦雨,却如同着魔一般失声尖叫起来。

沈子怡刚想开口怒喝,她竟是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猛然挣脱束缚,拉开屋门跑了出去。

就在屋门被打开的一刻,灵猴灰子正好蹲在门前,似是想要学着人类敲门进来。

岂料它的手臂刚刚举起,两扇紧闭的屋门却突然被人拉开,没等灵猴反应过来,一个人影便身形如电般冲出。

这一切仅是发生在眨眼间,微微一怔的灵猴尚未来得及躲闪,一只脚就以踩在了它尾巴上。

如果放在往常时候,这只灵猴肯定会尖叫着高高跳起,然而此刻它却顾不了这些,等看清楚踩到自己尾巴的人是梦雨后,便急忙用手比划着指了指外面。

然而梦雨却并未理会,径直从它身边冲了过去,身形很便消失在宅院门口处。这时,沈子怡也跟着跑了出来,见它蹲在屋门旁挡住去路,不由得惊叫道:“灰子,你还愣着干嘛,追啊。”

似是猛然反应过来,灵猴灰子舒展四肢嗖的一声蹿了出去,追着梦雨背影而来。见此,沈子怡紧咬银牙跺了跺脚,也是急急忙忙追了上去。

然而,当她来到这座宅院大门口时,却发现梦雨怔怔的站在门外,双眼紧盯着远处一道消瘦身影。

随着这道身影速向这里移动,沈子怡很便看清楚了他的容貌:“飞……飞羽师兄,天啊,真的是飞羽师兄,他……他还活着……”

话音落下,沈子怡呆萌的眼睛里便充满了热泪。于此同时,梦雨的也是泪水夺眶而出,迎着那道消瘦身影飞奔而去,失声痛哭道:“飞羽哥哥……”

呼和浩特治疗阳痿医院
北京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
西宁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