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文猎手第一百零三章面具下的真实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符文猎手 第一百零三章 面具下的真实

太阳落山之后,迪弥恩特城邦就陷入到了欢乐的海洋之中。无论平民还是贵族,在这一天夜里都走上街头,尽情欢歌笑语,庆祝新领主的诞生。

城堡内的庆祝晚宴如期举行,所有的骑士在这一天里都得到了休假的许可,更令人振奋的一个消息是他们在今夜可以尽情畅饮城堡中的美酒,这条命令立刻得到了所有骑士无条件的拥护,并且将之评选为有史以来最英明的决定。

以苦修士身份出现的艾德里安遭到了卢修斯的盛情挽留,虽然这家伙无论从身份还是行为都不怎么招人待见,但是卢修斯并不介意展示领主应有的气量。

他的提议不出所料地遭到了艾德里安义正言辞的拒绝,因为双方心里都各怀鬼胎,自然也就感受不到对方的诚意,这种礼节上的挽留只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虚套而已。

卢修斯送走宾客之后,就以需要休息的名义离开了大厅,而艾德里安则是在外面转了为9年级学生历史课编写的《民族国家与世界大战》一书一圈之后,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了进去。

同样跟在他身后的,还有苦苦追随至今的罗杰,以及他同样苦命的亲信。在所有的围观者和剧情人物之中,到现在可能只有他还未掌握足够的线索,仍然不知道故事线最终将走向何方。

埃尔和罗拉娜就没有这种顾虑,他们没有继续跟随卢修斯或者艾德里安的脚步,而是在饱餐了一顿之后,又再次从会议室的密道中返回到藏有地心之印的地下空洞。无论地心之印被藏到哪里,至少卢修斯有七成的几率要回来重新布置一下现场。艾德里安明天就要检查城堡,他在这里留下一堆恶魔的尸体怎么都说不过去。

至于黑胡子……因为不知道接下来的剧情走向,所以埃尔也不好判断这家伙又流窜到了哪里,但是他现在已经有了防备,如果那家伙脑子没进水的话,应该不会再过来挑衅。当然他要是喜欢做死,埃尔这一次也不会再有任何留手。

地下空洞里的恶魔尸体依然没有处理,失去地心之印的镇压,混乱法则正在以缓慢而又坚定的速度从虚空之中渗透进来,连带着这些尸体里的邪恶力量也依然处于活跃状态。如果放着不管的话,也许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些尸体里就会诞生地狱恶魔的最初阶形态――痛苦蠕虫,这些蠕虫互相厮杀吞噬,最终的胜利者将会进化成劣魔。

想要彻底清理掉这些恶魔的尸体。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的工作,但是卢修斯对此似乎也不怎么着急。他将自己手下所有的骑士留在城堡中尽情饮宴,然后自己孤身一人又回到了这个地下空洞。堆积如山的恶魔尸体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混和着硫磺的气息几乎形成了天然的毒气陷阱。

战斗刚刚结束的时候,战士们都处在热血上头的状态之中,脑子里面除了杀戮再也没有别的念头,自然不会在意身边的气味这种小事。但现在恢复冷静之后,想要再接受这种味道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原标题: NHK会长会上反复强调要遵守公平公正原则。卢修斯远远走到二十米之外就皱起眉头,捂着鼻子停下了脚步。他从胸前掏出一张手帕捂在口鼻上,对着空无一人的地下空洞大声说道:“该死!你还没处理好吗?”

恶魔尸体堆成的山堆突然蠕动了一下,而后一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恶魔“尸体”从里面爬了出来。它歪着已经被折断的脖子,盯着卢修斯冷冷地看了一眼,然后抬起手把自己的脖子慢慢地扶正。它长长呼出一口气,身体上恶魔的特征逐渐消失,显露出人类的身躯。脑门上弯曲的恶魔犄角啪嗒一声自行脱落,露出绘制着纹身的光头。

“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恶魔教徒看着卢修斯说道,无论是语气还是说出来的话都和应付议会议长时如出一辙。

凯末尔并没有逃跑,他也没有死,只是伪装成了一只恶魔,用假死的能力骗过了所有的人。不知道现在逃出生天的议长会总会得到大量的低级黑水晶不会为这个舍己为人的朋友流下一滴眼泪,他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之所以能逃过这一劫,并不是因为他自己的狗屎运,而是来自于仇敌暗中赐予的恩惠。

当然,作为换取生命的代价,在接下来的人生中,他都会成为一个最好的背黑锅的对象。所有的骑士都亲眼看到了他与恶魔教团的勾结,从这以后,所有涉及到恶魔教团的污水,都可以尽情泼洒在这位先生的头上。

卢修斯能够带领军队及时赶到的原因也呼之欲出,因为他才是真正和凯末尔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人,甚至更确导师跳槽,怎么办?跟着高升!! 相关专题:导师与学生切的说,他本人就是一个隐藏甚深的恶魔教徒!

“不好意思,但是这次我们真的没有时间了。”卢修斯沉着脸说道:“暗月教会那帮老头子找上门来了。这些家伙平时对世事不闻不问,没想到狗鼻子这样灵敏,这么快就发现了地心之印的问题。”

“这并不奇怪,暗月教会在此建立神殿,目的就是为了守护地心之印,否则以迪弥恩特的底蕴还不足以吸引诸神的目光。我们的计划行使之初,就已经考虑到了他们的存在。”凯末尔点点头,脸上并没有露出意外之色。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堆积的尸体,有些为难地说道:“献祭并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必须有足够的时间才能够控制住恶魔的力量,否则那就只是一场单纯的灾难。”

“没有时间了,我只能把那个苦修士拖延到明天早上。”卢修斯苦笑道:“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停地叫嚷着自己看到了未来的灾难,以我现在的身份根本不可能阻止。”

“暗月教会从来都没有预言的能力,我们也没有露出任何马脚,他是如何发现问题的?”凯末尔听到卢修斯的诉苦,没有浪费时间推诿,脸上反而带上了积分警惕之色。他眼睛一转,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难道暗月教会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强者?目前渗透过来的混乱法则还不足以构成威胁,除了我们这些专业人士之外,哪怕是普通的白银强者也不可能隔着大地感受到问题,也只有那些跨越凡世界限的怪物才会拥有如此敏锐的感知……”

“真是承蒙阁下的夸奖,但要用怪物这种形容词的话,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

卢修斯身后的秘道中突然冷不丁响起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吓得两个人身体一振,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向那边望去。只听见“啪、啪、啪”的鼓掌声在黑暗中响起,艾德里安拍着手从秘道中走了出来,脸上洋溢起优雅的微笑。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在下的话,我觉得用‘充满正义感’这个词比较合适。没错,我只不过是一个充满正义感的路人而已。”

“你不是苦修士!”卢修斯紧握剑柄,沉声喝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其实这样说也没错,在今天早上的时候我还不是暗月的信徒啊……不过同样的问题我也想反问您一下呢,领主大人。”艾德里安弹了一下自己唇边的羊角胡须,带着放荡不羁的笑容看向卢修斯,嘴里说道:“您已经是迪弥恩特城邦无可争议的领主,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民都已经是你的私人财产。你已经拥有绝对的威望,是人心所向的英主,拥有骑士们至死不渝的忠诚……那么,您为何还要利用恶魔的力量?”

艾德里安的疑惑,同样是围观者的疑问,就连埃尔和罗拉娜都一直猜不透,卢修斯和恶魔教团暗中媾和到底图的是什么东西。如果在以前,他和议会明争暗斗的时候,想要借助恶魔的力量也不足为奇,但现在他已经是拥有一切的胜利者,这个时候把恶魔教团一脚踢开才是理智的选择,为什么还要如此尽心尽力地为地狱恶魔贡献力量?

看他眼神清明的样子也不像是被操控了心智,而且也不是脑浆匮乏的无谋之辈,那他现在的这种行为目的何在,就非常值得研究一下了。

听到艾德里安一语点破自己心中的谋划,卢修斯哈哈一笑,也不再掩饰自己的力量,他伸出一只手臂,张开手掌掌心向上,熊熊的烈火突然从虚空中降下,汇聚到他手心中燃烧起来,将整个地下空洞巨大的空间都照亮开来。

“充满正义感的路人?哈哈!如果您真的只是一名路人的话,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卢修斯撕下了脸上正义凛然的伪装,原本英俊的面孔在火焰的映照之下变得扭曲起来。

“你说我已经拥有一切?就连神灵都无法拥有一切,更何况我这个区区一介地方领主?你以为我是没有见识的乡下土鳖?你以为我不知道,所谓的迪弥恩特城邦在人类诸王国眼中不过是未开化的蛮荒之地,就连诸神都不愿意多看一眼?”

火焰在黑暗中划过一道绚丽的痕迹,卢修斯盯着艾德里安冷笑道:“还有你这种自以为是的混蛋可以站在旁边说风凉话,我凭什么要满足于原本就属于我的这点家产?”

补昨天的章节,一会儿更新今天的!(去读读om)(江苏)

郑州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南宁妇科治疗哪家好
沈阳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