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月光把世界一劈两半搭配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5-21


月光把世界一劈两半,一半明明晃晃,一半影影绰绰,分界清晰如刀裁。大黑一晚上睡不踏实,哼哼唧唧爬起来,一点一点钻出分界线现出乌黑原形,站在又窄又矮的栅栏门前,拱了几拱,没拱动。大黑稍一犹豫,纵身一跃,两条前腿扒住了矮门的上沿,后腿乱踢,还是一跤跌下来。大黑哼哼着转身走开,一点一点消失在阴影中,不久又钻出来,再一次站到栅栏门前,抬头望了两望,全力一跳,扒住矮门上沿,四条腿乱蹬,终于吱哇一声摔了出去。大黑一咕噜爬起来,一溜小跑直奔院墙下那个大洞。大黑下定决心,去找小花。
昨天在村外池塘边和小花打过招呼,现在先去那里碰碰运气。出村庄不远,大黑走上一条大路,再往前不远,就是那个满是烂泥巴的浪漫池塘。这条大路大黑不知走过多少遍,今天的空气中有一点不寻常的味道,大黑一圈一圈摇着尾巴,走一走,停一停,满心疑惑。长时间没下雨,路上厚厚的浮土上全是乱七八糟的脚印,好像有一群人在这儿摔过跤。再走两步,地上划了一个圆圈,正中心有一团东西闪着光,大黑忽扇忽扇耳朵,瞧着有点陌生又有点眼熟,有一次大黑在一堆麦秸窝中拱出几个鸡蛋,从破蛋壳中流出来的东西,和眼前的非常像。大黑有点惶恐,哼了一声,一摆耳朵,向池塘跑去。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小花和一辆呜哇呜哇闪着红光蓝光的车一起来了,一群人拿带子把那一段路圈了起来。池塘周围渐渐人多起来。大黑和小花在淤泥里可着劲儿撒欢,一身黑泥,舒服地甩了两下耳朵。岸上有人恶狠狠地骂着,一块砖头飞过来。
大或者提前4个小时到火车站。黑尖叫着,一路仓惶逃回家中。大黑一下饿了,拱了拱了栅栏门,一根木棍倒下了,门开了,它拱了拱食盆,什么也没有。大黑摇着尾巴去拱厨房的门,门关着,它转身哼哼着去了北房。
刚走到北房门口,就听大柱娘在屋里说:“北村老祝家的闺女,昨天夜里给糟蹋了。”
“知道。那闺女下了晚自习回家迟了,落了单。”
“那闺女说她抠掉了那男人鞋上的一小块,攥在了手里。”
“你听谁说的?”
“二嫂从娘家回来说的。”
“噢。”
“大柱胳膊上有道伤,我问他怎么弄的,他说昨天枣刺划的。”
“啊?大柱呢?”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大柱娘赶开大黑走出去。大黑刚哼哼了一声,大柱爹跳出来就是一脚,把大黑踹得一溜跟头。
大黑委屈得噢噢直叫,一溜烟钻回自己的窝里,躺在角落里直发抖。
过了一段时间,大黑饿得有气无力,哼哼着爬起来,走到食盆跟前拱了拱,还是什么都没有,它忍不住噢噢了两声,没人理它。
大黑刚到窝里趴下,就听见栅栏门吱呀响了一声,它翻身站起,满心欢喜跑出来。刚一抬头,还什么都没看清,一只脚迎面踏过来,大黑又是一个跟头。大黑赶紧钻进自己窝里,趴墙角里又哼又抖,它实在不清楚自己今天为什么这么倒霉。它瞥见大柱爹正拿把锨在粪坑里挖。
大黑饿得越来越无法忍受,到食盆前去拱拱,还是空的。大黑这儿拱拱,那儿拱拱,希望好赖能拱出点东西填填肚子。
日头渐渐偏了西,家里忽然来了两个生人,一男一女,衣服上别着牌,很威风的样子。大柱爹大柱娘很热情地招呼进屋坐,可人家只站在院子里说话,还在个小本子上记个不停。
大黑快要饿疯了,噢噢叫着,绕着栅栏一圈一圈跑。陌生男人望着大黑直笑,大柱爹过来大声骂了一句,大黑赶紧钻回窝里去。
大柱爹和陌生人没说两句话,大黑又噢噢叫起来,把栅栏门拱得咣咣响。两个人又说不成话了,陌生男人微笑着朝大黑这边走了两步。
为什么不给我饭吃?大黑愤怒地往地上一拱,用力一甩,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起来,啪一声落在粪坑的污泥里。
大柱爹变了脸色,在墙边抄起一根棍子,劈头盖脸打过来。大黑噢噢叫着逃回窝里,大柱爹还是不解气,追到窝边,又捣了大黑几下。可怜的大黑看到大柱爹的脚总算走了,打它的那根棍子在粪坑污泥里用力戳了一下。
大黑听见大柱爹娘送走了那两个陌生人。
大黑无论如何躺不住,哼哼着走出来,到处乱拱。忽然大门一响,那两个年轻男女又返了回来,年轻男人拿起立在墙上的铁锨,朝大黑走来。大黑一声惊叫,一甩耳朵逃进窝里,紧贴墙根张望着。
那男人在粪坑里掘了两下,两根手指捏着,提出一个黑疙瘩,女人端来一盆水,一冲,原来是缚在一起的一双鞋。女人拿个袋子一装,两个人提上走了。
大黑正惊疑不定,面前突然多了一双脚,大黑知道这是大柱爹的脚。再一抬头,是一把明光锃亮的东西,又窄又长像牛耳朵。
大黑浑身战栗,刹那之间,一道灵光自大黑脑际划过,前世的最后时光全部复活。

共 174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微小说《一只无所不知的猪》用拟人化的写法,细腻生动的笔墨,讲述了一头黑猪听到和看到的故事。黑猪大黑到处找食吃,无意间听到大柱娘在屋里说北村老祝家的闺女,昨天夜里被人给糟蹋了,那闺女说她抠掉了那男人鞋上的一小块,攥在了手里。并说儿子大柱胳膊上有道伤,说是昨天枣刺划的。大黑饿得不行,愤怒地往猪圈地上一拱,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起来,啪一声落在粪坑的污泥里,被两个穿制服的很威风的人看到了,大柱爹的脸色突然变了,抄起一根棍子,劈头盖脸朝大黑打过来。那两人将那个黑疙瘩用水一冲,原来是缚在一起的一双鞋,两个人提上走了,原来那个黑疙瘩就是大柱作案的证据。这时大黑爹拿来一把明光锃亮的尖刀,一道灵光在大黑脑际划过,大黑结束了一生。小说短小精悍,故事性强,前后呼应,离奇曲折,透过一头猪的眼光和思维活动,讲述了人类社会的一个破案故事。文笔描写精炼自然,半藏半露,朴实有趣,故事情节构思巧妙,具有一定的文学特性,读后印象深刻,引人思考。祝福作者写作快乐!推荐文友共赏。【编辑:安平静好君】【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4220002】
1 楼 文友: 2019-04-20 1 :09: 6 主人杀你是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你出卖由于具有随身及联的特性了主一些工作人员意识、服务意识不够……”人 就该杀!故事性很强的意象性小说,想象力丰富,引人入胜。祝福作者写作快乐,再创佳品!
回复1 楼 文友: 2019-04-20 21.炮竹声声辞小龙1 : 1:06 谢谢安平老师精彩点评!
2 楼 文友: 2019-04-20 1 : 1:59 谢谢安平老师编按点评!
 楼 文友: 2019-04-21 16:00: 6 欣赏断老师精彩的微小说。无论场景设置还是事情的经过,都是抽丝剥茧、层层递进。非常精彩!问安 尘世喧嚣,留文字一隅,让心灵独享!
4 楼 文友: 2019-04-22 08:00: 9 一篇精彩微小说,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5 楼 文友: 2019-04-22 2 :02:21 祝贺老师的佳作获精,欣赏学习,问好老师!祝创作愉快! 农民,以种地和打工为生。爱好文学,休闲时搞点业佘创作,望多加批评指导。
6 楼 文友: 2019-06-21 11:00:04 唉,可怜啦!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心律失常早搏是什么
贵州十佳男科医院
退烧走珠器效果好不好
张家口治疗白癜风医院
南宁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活血止痛吃什么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