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神的竞技场101棘子藤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神的竞技场 101棘子藤

此刻那只巨鼠的左眼在眼眶中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环绕旋转着,当下一股绿的光芒便是从巨鼠的左眼以螺旋状的波纹散发了出來,

这时灶灰正好处于这道绿光芒的范围以类,只见灶灰睁大了眼睛神情一震,这绿色的光芒便是融入了灶灰的眼睛之中,此刻就连它自己眼睛本來的颜色此刻也是染成了一种诡异的绿色,

一旁的赤链见这道绿光芒有异,它便是马上提起了体内的元气,两道雪亮的白芒便是从赤链的双眼散发出來,抵制了那绿的光芒入侵,

突然,赤链天生敏锐的直觉告诉自己的后背有一道隐藏的威胁正在向自己袭來,

这时赤链沒有转身,当即便是向身体的右侧躲闪了过去,赤链刚一闪过便是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两道锋利疾驰的爪子,

赤链自然是知道灶灰的厉害之处的,灶灰若是想要攻击对手只要被它的毒雾或者是爪子抓伤都会因剧毒而亡,

眼下灶灰的神情已是沒有了之前的紧张和愤怒,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目无神散发着绿光芒的冰冷眼睛,

赤链见此便是明白了什么,这会赤链自然不会认为灶灰是想在这个时候和自己玩的,当下灶灰的眼神便是表明了來意,

就在灶灰和赤链打作一团难舍难分之时,那只巨鼠却是跑向了另一边,

这时小雅感受到一股微风向自己这边袭來,便是猛地睁开了眼睛,就在这一瞬,她看到这只巨鼠的后背之上烙印着一个骷髅头,而却在其旁还可以看到一些古老的文字,

小雅自然是不认得这些文字到底是什么时代的,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只巨鼠现在应该也还和某个人或者一群人有关联,

就在小雅飞快思考着这个问題之时,拿到巨大的身影却是一闪而过,随即便是來到了小雅的跟前,

这会到是把小雅吓了一跳,这家伙的速度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提高到如此快的呢,

随即小雅便是看到了红芒一闪,瞬间整个世界好像都化作了红色的,红色的树,红色的草,红色的大地,

突然,整个大地都燃烧了起來,小雅就置身在这熊熊火焰之中,她感觉到这股火焰无比炙热,好想要直接把自己在这其中焚化成灰,

就在这时,小雅的意识却是清醒的,这个世界识突然变成这样子的,而且除了自己以外,便是沒有再看到其它人,

所以小雅以此推断自己应该是中了这只巨鼠的幻术了,当下小雅便是先镇静了自己的神魄,随即元气便是调转百会穴,镇压住了紊乱的神识,

此刻,原本是熊熊大火的大地,这会也是慢慢的退去了火焰的威力,小雅当下便是感觉温度降下來了不少,

这时小雅是一个人置身在在这片幻境之中的,她不知道自己说话的话白能不能感受到,

但是这仍然值得一试,小雅当下便是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马上小雅便是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題,

这时白的听觉封了,眼睛也是因为这红光的原因还闭着的,这让他怎么知道自己想要说些什么呢,

小雅有些急了,现在自己都还不知道怎么出这片幻境,而白依旧还在原地只是凭借感觉能力在和那只巨鼠战斗着,

小雅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她务必得让自己冷静下來,眼下越是危机的时刻就越是需要一个冷静的头脑,

现在自己的身体因该是还在原來的那个地方,所以进入这里面的应该是只有自己的神识,

当下小雅端坐在了这片虚幻之中,放慢了呼吸仔细倾听着这里面的细微差别,

这时在原地的白也是感受到了一阵微风向自己袭來,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向自己逼近,

但是他依旧沒有睁开自己的眼睛,转而是凭感觉用手中的短棍在棍尖上汇聚了一道金色的光点便是刺出,

这一次白却是感觉扑空了,沒有了眼睛和耳朵的帮助,自己的能力便是像一个有着高超技艺的瞎子一般,

“该死的,这世界怎么会有这样怪物存在呢,”这时白愤愤的说道,随即又重新凝聚了金色的光芒于短棍之上,

此刻那只巨鼠却是端坐在一旁冷冷看着,它好像一点也不着急对付眼前这两个人,在它看來这两人已经是囊中之物了,

“哼……我知道了……”这时在幻境之中的小雅却是睁开了眼睛,轻叹道:“下一次的交替时间因该是,一……二……三,”

随着第三声数出,小雅手中的匕首便是散发出了一道漆黑的光芒几乎和小雅融为了一体,

这道黑芒疾射,直逼小雅跟前不远处的一点方向,就在这一刻这一点的地方显露出了难以察觉的绿芒,

那点但窗户和后门还是敞开着。绿芒便是这处幻境的破绽所在,想要维持一个大的幻阵那其中就一定会有元气更替的间隙,只要找到了这点间隙便能破了这幻阵,

带着黑芒小雅直接冲了出來,回到了现实的世界,回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那具身体之中,

此刻这身体却依旧不停,匕首依旧高举散发着黑芒继续向那只巨鼠所在的位置刺去,

这时,小雅是睁着眼睛的,就连封住的听觉便也是被全部打开了,当下这红色的光芒已是影响不到小雅了,

巨鼠见小雅此刻毫无惧意的刺來,眼里便是闪现了难以置信的惊讶,要知道这道幻术至今还沒有人能把它破过,

但是当下小雅完全沒有一点被这红光影响的样子,这就足以证明小雅已经完全破了自己的曾经引以为豪的幻术,

这时巨鼠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來,当下便是向小雅刺出了自己锋利的左爪,

这次更让巨鼠惊讶的是,此刻小雅不光是逃出了幻术的控制,这时就连她自己的行动速度也恢复了正常,

当下巨鼠刺出的这一击,小雅并沒有躲,她也不需要躲,

匕首再起三分,黑芒顿时大盛,一股冲天的暴戾之气便是环绕在了漆黑的刀身之上,

“哐,”

随着一声撞击声起,小雅的匕首便是和这只巨大的爪子撞击到了一起,

这时从小雅比手中传來的力道,却是让巨鼠感受到了一股深不可测诡异能量,这股能量不止是单纯的强,而且有着一股吸收周围发散力量的能力,

随即巨鼠压下的爪子便是感觉到了一股酸麻从自己的左爪向身体传來,这种感觉让巨鼠不禁打了个冷战,

这时它已是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是不可能胜过小雅的了,当下它的眼睛便是骨碌的转了两圈,随即一股恶臭难闻的黄色气体便是从巨鼠的肛门中喷出,

小雅担心这气体有毒便是抬手屏住了呼吸,但是当小雅再次抬头想要看那巨鼠所在的去处时,场地上除了打斗的痕迹以外便是变得空荡荡的了,

“什么玩意,怎么这么臭,”这时白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便是开口说道,

虽然白的视觉和听觉虽然受到了限制,但是他的嗅觉却是依然可以正常工作的,

此刻在另一边打斗的赤链和灶灰也是停了下來,这时灶灰有些疑惑的看着地上对自己龇牙咧嘴的赤链感到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小雅走到白的身后随即便是在他的身上点了几下解开了白被封住的听觉穴位,

这时白的后背突然被点了几下,这把他吓了一惊,当即手中的短棍便是散发着金光向后劈去,

小雅也延出一道黑色元气在匕首上挡住了白的这一击,随即便是开口说道:“一切都结束了,睁开眼睛吧,”

这时白听得小雅说起,便是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眼前真的变得空无一物后便是吃惊的问道:“不会吧,那怪物你是怎么把它降服的,它呢,”

“逃跑了,我们走吧,这里不安全,况且我们还有两件事物需要去寻找的呢,”说着,小雅收回了手中的匕首,转而向山的山腰处进发了,

接下來要寻的便是生长在这半山腰上的棘藤的果实棘子,这一路來不算顺利天知道这半山腰还会出來个什么篓子,

不管怎么样,该继续的事还是要继续的,这时小雅一边走,一边回忆着那只巨鼠身上的骷髅图案和那些奇怪的古老文字,

如果说这只巨鼠是有主人的话,那么它又怎么会独自住在这里呢,难道它的主人也是住在这一片森林之中么,

就这样走着,忽然前方却是传來了灶灰的低沉的嗒嗒声,那是它在向对手示威震慑的声音,

“怎么回事,”这时小雅转头便是问走在后侧的白,

这时白一听到这种声音便是开口骂道:“今个真的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我们赶紧的过去,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很快两人便是來到了灶灰发出嗒嗒声的地方,这时眼前站着一个身披兽皮,手中拿了一柄骨质白剑的年轻人,

此刻赤链已经是被他踩在了脚下,灶灰正在一颗树旁对着这个人咆哮着,

这时小雅和白刚想走过去问些什么,但是那个年轻人见两人走过來,便是开口喝道:“站住,你们到这里來干什么的,”


长期腹泻
肛门湿
安顺白斑疯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