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苍幻化录第九节杀敌寇再建功勋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穹苍幻化录 第九节 杀敌寇再建功勋

二人一程接着一程,一路接着一路。不多时,有两座高山拦路,这两座高山分例两侧,只有中间一条有三丈宽的大路,两侧则是光如镜面的石壁,其它的再无路了,而在路的正中间站着一个胖大的和尚,这和尚有趣极了,身高足有二丈有佘,横着足有二丈八,就像一个大肉球,可是就这么高个和尚,却长着两条又短又粗的腿,看上去又好笑,又吓人,整个一条路都被封死,真好像小山一样。

这和尚生是何样人物,有诗为证:

大汉生来好模样,执戟凌霄随意荡。

九天九地常思饮,玉楼宫阁为我尊。

玉皇无端生恶火,南宫赐我三千锤。

从此种下无边果,日日食心难得脱。

二人见了好笑,这个大和尚往正中间一站,一条大路被封了个严严实实,干脆就过不去。

二人紧锁双眉,诸葛秋月道:“师兄,看来想过去一定是要打过去了。”

欧阳点点头道:“却实如此,不过我们还是要先礼后兵。”

诸葛秋月了解欧阳的脾气,故此不便阻拦,向后退了一步把道路闪开:“欧阳向前一步拱手抱拳道:“大师一向可好,敢问大师法号,在何处出家,在下有礼了。”

那和尚早就看见欧阳春雨了,打量着前方的年轻人,微微点点头,声音略显微弱道:“问我啊,你听好了,在下法号净难,娘家姓笃,我叫元白,就出家在这诱仙阵。年轻人,你是想过我这道关口吗?”

欧阳先是一愣,暗自思想这个和尚这么好说话,难道有门?我要好言相求,如果真能求下来,那也免了一场杀戮,故此声音略显诚肯道:“大师,确实如此,我们兄妹二人被人诓入这诱厂库对玻璃期货的利用正逐步呈现规模化发展。沙玻集团董事长张生运近日在沙河调研时对表示。仙绝命阵,的确想要破阵,还请大师行个方便。”哪知道那大和尚冷笑一声道:“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是破阵的,我是守阵的,你见过有守阵的一招不发就让破阵的过去的吗,这不是笑话吗?你若真有本事便来与我拼个死伤,你要是真能把我赢了,随你怎么处置,你看自怎么样。”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能说什么,只好动武了。

欧阳春雨抬起宝剑指着和尚道:“即然如此,在下可要得罪了。”说罢拉开阵势举剑便刺。这胖大的和尚并未躲闪,举起肉乎乎的大手,挂着风声拍向欧阳春雨,这和尚身长极高,那大手更是不成比例,足有一人大小,欧阳春雨不敢去迎,只好猛的趴跗在地,这一掌没有拍上,欧阳春雨见机大喜,脚下猛蹬地面,这身体好像离弦之箭刺向和尚咽喉,可没想到的是这胖大的和尚看着笨拙,两支臂膀却快似闪电一样,欧阳的宝剑还没靠近,和尚的另一支手掌直接迎了过去,欧阳躲闪不急没有办法只好用左掌猛的与之相对,只听啪的一声,欧阳被弹了出去,那胖大的手掌急速握紧,还好欧阳弹的迅速,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惊得欧阳一声冷汗来。

胖和尚哈哈大笑道:“朋友,我劝我还是从哪来回哪去,是方才我并没想要难为于你,不然的话焉有你的命在。”欧阳满脸通红,但也无可奈何,但见美仙娥,气得浑身发抖,双眸子寒光闪现,举起宝剑一道寒光,来刺大和尚,大和尚见有人来战不由得火撞顶门,张开长大的双臂握紧双拳头,猛扣诸葛秋月的两侧,秋月见双拳来了并不慌乱,急忙身体下沉,双脚落地后便猛蹬地面,身体就像离之箭,不给人以喘吸之机,急忙脚下用力,身体猛的向后,那惹大的身体就好像一架大山移动一样,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这么大的块头境然并无丝豪懈慢,那身体好似划过的流星,而后举起右臂张开大手,泰山压顶似的,就往下拍,秋月见势不好在空中就势一个十八滚,躲过这一掌,接着脚下下用力,再次猛蹬地面,刺向和尚哽嗓,大和尚再想躲可就来不急了,只听见噗的一声,宝剑正钉到和尚的哽嗓上,这和尚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身体在急速变小,不一会,变得与正常人一般大小,咕的一下栽倒在地,这人还没咽气,冲着诸葛秋月笑了笑,笑容极其轻松,而且充满谢意,二人不明,欧阳便问到,你这是何意,和尚用很小的声音说道:“谢谢你们。是你们帮我脱离了苦海,我在这日夜受尽若难,每日受万虫的啃食,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今你们一剑把我杀了,我实在是感谢你们。”说完手一滑,死了。

二人相视一眼,觉得好奇怪,欧阳心中好一阵不是滋味,怎么觉得大和尚言语似乎是话里有话,日后有机会定要问个明白。诸葛秋月到是不在意,只道过了一关,在这阵中除了自己人剩下的都是敌人,也难怪她会这么想,这里是龙潭虎穴,稍不注意隋时有可能没命。

二人只好继续前行,刚行到一处山坡上但觉地陷天崩一般,大地都要倾倒,同时,脚下正在陷落,欧阳,诸葛只得猛的向后,可惜为时已晚,两人脚下发虚,整个人连同碎石一同落入地穴中,只是这地穴只不过是露天的一个大坑,像是天坑,二人落下后上边急速布下一层结界。可是还是有两人的身法太快,被他钻了进来。

二人落到天坑中,四周顿时出现无数的人,高矮胖瘦形态各异,有人也有兽,有男也有女,有美也有丑。总之都是敌人,众人见坑中有两个人各个大笑,有人高声说道:“你们也不过如此,凡是落入我诱仙阵的人好像还没有活着出去的。”

诸葛秋月气得玉体直抖,说道:“真是好个诱仙阵,处处都是机关。”

那两个进来的人张牙舞爪,欲要行凶。诸葛道:“大师兄,你且稍息,待我斩了这两个东西然后一起冲出去。”

欧阳点头称是回道:“现在我们没有退路了,师兄相信你,但你要千万小心,能成则成,不行便马上收手,现在只你我二人,千万保存实力不可呈能。”诸葛长揖只说了句是,向后退了几步,来到距离较远处。

秋月横眉,满脸怒气,双眸子几乎瞪裂,大呵道:“你们哪个更多信息不怕死的先来。”

言语方落,只听得敌阵中先有一声音,这声音好生的沙哑说道:“大家莫慌,量一个小小的女子有什么好怕的,等我几下把她的人头摘下。”话刚说完,但见刚才那两个人中间跳出一个中年男子,但是他刚一走出来,诸葛秋月便再没心情看他第二眼了,见此人身长不过四尺,骨瘦如柴,还稍有一些驼背,最特殊的是他那张脸,本来个子小但是却长了一个特大号的脑袋,全无一丝血,让人一看混身起鸡皮疙瘩,而且长了一个全小的五官,小鼻子、小眼睛、小耳朵,小嘴,小眉毛,全小五官也就算了,可是本来挺大一张脸非往一处凑和,都长一块了。

诸葛秋月心想,就这位怎么合计长来着,故此极耐着性子看了看他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依然是一副沙哑的嗓子冷笑了两声说道:“要问我,我叫鞠珲,现官居诱仙阵将军之职。”

秋月闻听冷笑了两声,什么?你们还有将军?难道你们还有一个国家不成?

鞠珲笑道:“那是当然,我们这因何不可有国家啊,你们归你们的司马晋,我们这归我们的诱仙阵,本就是同样的人,为何就做不得同样的事。”

诸葛秋月摆手道:“这个我管不着,不过现在我们被人诓骗到诱仙阵实属无奈,可否请将军把路让开,好行个方便。”

鞠珲闻听后仰天大笑道:“小娃娃,天下有太多的事是不公平的,又有太多的人是被冤枉的,可又能怎么样呢,人还得生存,再者一说我们这里的人哪个不是被冤枉的,如果我们要是放过你们,那我们不也是被冤枉了吗?”

诸葛秋月怒道:“鞠将军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在下不懂,不过听你的意思是非动手不可吗?”

鞠珲:“然,诸葛秋月,别看你闯断涯,斩飞虎,又杀了胖和尚笃元白,那些都是微不可提的货,这次你可是真没这么好运了。”说罢从腰中抽出一件软兵器,是一杆链子枪,二尺长的枪头寒光闪闪。诸葛秋月不敢半分大意,手提长剑不住地钉着对有点通透方。鞠珲突然发起进攻,,左手猛的向前一抖,枪头像是离弦之箭,直刺诸葛秋月的面门,秋月不敢大意,宝剑不能挡他的枪杆,只能撩他的枪头,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枪头被弹上了天,鞠珲所以使用的都是日文汉字借弹力右手握紧枪纂使劲往上一撩,诸葛秋月向右稍迈一步,然后猛蹬地面,举起宝剑直刺他的面门,鞠珲真个有此功夫,即便诸葛秋月身法如此之快,还是被他躲过,诸葛秋月冷笑一声,右手弃剑左手反持剑柄,再一招凤凰展翅,这地招实在太突然了,鞠珲实在没料到在这一手,躲闪不急,剑苗正刺入后颈,画面瞬间定格在这一刻,能有好长一段时间,死尸缓缓倒在血波之中,鞠珲做梦没想到会是这个下场,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这场战斗干净利索,没一点拖拉,在场上的人无不惊奇,欧阳春雨也是喜出往外,竟没想到三妹这么厉害,从心往外那么高兴。

众敌人见折了一员大将,便是一阵躁动。正此时,从敌众中跳出一人,诸葛秋月见他好像与放才死倒到是颇为相似,不用问一定与他有些干系,但按常例依然是要问明白,这是江湖人的规定。

秋月收剑,耐着性子揖道:“敢问一声,阁下是哪位?”

那人二目充血,道:“我,是刚才死者之族弟,我姓鞠名远。你休要狂傲,看我取你项上人头。”说完也扯出一条链子枪,直刺诸葛秋月的面门。不知诸葛秋月是否能胜得了鞠远看下章。。。

南京男科医院
福州治疗前列腺炎多少钱
太原阴道炎哪家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