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文猎手第一百四十七章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符文猎手 第一百四十七章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那位小姐正是北风家族的嫡系子嗣,同时也是家族近百年来最具有潜力的天才。【首发】如果不是受到北方瘟疫爆发的困扰,小姐现在应该已经踏上历练之路。”法拉男爵说起那位少女的时候,崇敬之情溢于言表。虽然他话说的很拗口,但埃尔还是大概听得明白,自己的感觉果然没错,那是一柄尚未经过打磨的剑胚。

法拉男爵虽然畏惧于埃尔等人的身份,但在外人面前也不愿意多谈关于少女的问题。剑堡把这位年轻的准剑圣雪藏至今,外界几乎没有听到过风声,自然也有一些不能说出口的原因。在表达完了对于主人的赞美之后,法拉男爵立刻转移了话题,开始询问起埃尔的目的。

“不知道埃尔将军这一次路过在下的庄园,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法拉男爵将众人引领到客厅之内,吩咐仆人端上茶点,对埃尔殷切地笑道。他当然不会自我感觉良好到以为堂堂将军是专门为自己而来,以他的身份地位也没有资格招惹这种级别的大人物。

“男爵先生,相信您也知道最近瘟疫爆发的情况,伊斯塔伦已经陷落,埃尔将军临危受命带领着幸存下来的难民向南迁移,正好途经剑堡。”雷纳德咳嗽一声,按照来时设计好的剧本说道:“白狮子家族祖上和北风家族有过一些交情,我们本来希望能在剑堡得到一些帮助和补给。但是在这几天里,我们接到报告说剑堡已经封城,不允许往来出入,所以就想找一位本地人士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听到雷纳德的解释,法拉男爵明显松了口气,但随即又苦着脸感叹道:“你们不知道这边的情况,这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呀。自从瘟疫大天津港面积爆发之后,北方地区全面沦陷,根本没有哪一个地区能够幸免。到现在为止坚持时间最久的就是凯末尔伯爵,据说他提前得到了伊斯塔伦那边的消息,立刻全面封锁了自己的城市,这才坚持到现在。如果放任难民入城的话,就算是剑堡也承担不起后果。”

“收容难民确实有危险,但是就这样放着难民不管难道就不会出问题?”雷纳德带着疑惑又问道。他没有经历过伊斯塔伦最后的战争,对于难民的印象还停留在自己这支队伍上面,很难理解还会有诅咒教派这种搅屎棍的存在。

“确实如此,如果放任难民不管也不是办法,目前在剑堡外面已经聚集了接近三万的难民,一旦发生问题,后果不可想象。”法拉男爵叹了口气说道:“不过幸好剑堡也在积极应对,那位小姐之所以大驾光临,就是为了从我们这些地方小贵族手中收集去年的余粮,然后统一集中发放给难民。”

“原来如此,不过正巧,我们也是为此而来的。”雷纳德与埃尔对视一眼,回过头对法拉男爵说道:“我们的队伍规模比较大,就算能从剑堡获得支援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所以只好自寻出路。我看男爵先生这里土地肥沃,应该不会缺少存粮。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能从您这里收购一批粮食,至于价格可以商量。”

一提到粮食的问题,法拉男爵顿时变成了一副苦瓜脸,唉声叹气地说道:“要说别的东西我还能帮您想想办法,但是这粮食……不瞒您说,这会儿我手上真是一点富余都没有了啊!您别看今年的麦子长得好,去年可没这么好的天气,谁家里存的粮食都不多。您要是早来半天时间,我也能给您挤出来一点。可是刚才您也见到了,那位小姐亲自驾临,要求我们把剩余的存粮全部上缴。这也是为了剑堡地区的稳定,我们当然义不容辞……”

“男爵先生,你这样说就没有意思了。”雷纳德皱起眉头不太高兴地说道。剑堡少女居然也是为了粮食而来,这一点确实超出了埃尔他们事先的预料。不过同样身为小贵族阶层,雷纳德当然不会相信法拉子爵的鬼话。在这个小贵族阶层的成员特点就是说话说三分,做事留一线。就算他对剑堡再怎么忠心耿耿,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不可能真将存粮全部上缴。

“世道艰难啊,在下也确实是无能为力。”法拉男爵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

“五倍,我们出五倍的价格。”雷纳德看了看埃尔的脸色,直接伸出一只手掌。

法拉男爵的眼角狠狠地跳动了一下,看着雷纳德张开的五根手指,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眼神犹疑了片刻,咬着牙说道:“我家里剩下的都是留给自己保命的粮食……”

“外面的麦子马上就要成熟了,您留着去年的陈粮有什么用?”雷纳德放下手,看着法拉男爵的眼睛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们是从疫区逃出来的幸存者,见识过瘟疫的可怕。今天这里没有外人,我说一句您可能不爱听的话北方那么多行省都没能挡住瘟疫,剑堡又能支撑多久?况且就算剑堡封城起到了效果,您现在不是还在外面呢吗?难道您就不该早作打算?”

雷纳德这一番循循善诱的话语当然不可能是他的即兴演讲,这种权衡利弊的诱惑性言论从头到脚都充满了罗拉娜大小姐的风格。不过当时罗拉娜也没考虑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原本是暗中挑拨的言论,配合现在的情况结果就变成了苦口良言的劝说。

法拉男爵看了看坐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埃尔,心里面犹豫了半天,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恶狠狠地叫道:“五千斤面粉,一千斤黑豆,这是要上交给剑堡的份额,如果你们想要的话,那就得出十倍的价钱!”

平心而论这个价格不能说是法拉男爵贪得无厌,遇上大灾之年的时候,粮食的价格就算被炒到一百倍也不足为奇。法拉男爵也不是傻瓜,这些粮食要交上去的话,他一个子儿都得不到,还不如变卖成钱财偷偷跑路。虽然地里的麦子就快要成熟,可谁也不敢说剑堡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与其抱着侥幸心理等待,还是到手的钱财更加实在。

雷纳德有些迟疑地回头看向埃尔,这和他们来之前说好的剧本有些出入。按照他们预先的猜想,这位法拉男爵就算面对压力也不可能轻易松口,毕竟对于这些依赖土地生活的小贵族来说,粮食就是他们的命根子,一根毛都不可能往外吐。

只要法拉男爵不肯松口,他们就可以借机发难,可没想到这家伙直接就怂了。

“十倍也可以,但是数量太少。”埃尔略微沉吟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只要这家伙有粮食就好办,至于价格倒不是问题,反正他也没准备用钱来买。不过这点粮食实在是杯水车薪。如果想要保持基本的战斗力,一名战士每天消耗的粮食就至少要三斤以上。他手底下现在两千多号人马,这么点粮食连塞牙缝都不够。

“将军大人,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法拉男爵哭丧着脸唉声叹气地说道:“您看今年的小麦长得这么好,肯定是个丰收之年,谁会存那么多陈粮?如果不是这场瘟疫爆发,我们现在都还在贱价抛售呢!”

“男爵先生,不知道在这附近是否还有向您一样的庄园主,我们希望能尽量多收集一些粮食。”埃尔对法拉男爵的沮丧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地沉声说道。

“确实还有几位朋友和我一样面临着困境,如果您有这样的需要,我可以立最终身败名裂刻联系他们。”法拉男爵连忙点头说道:“不过将军大人,我那几位朋友之中也有不知变通的死脑筋存在,他们对于剑堡的忠诚令人钦佩,在这方面恐怕就不会有太多余地。”

“无妨,只要有商量的余地就行。”埃尔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

法拉男爵正要开口,突然感觉背后一凉,就看到刚才站在埃尔身后披着兜帽的女人凑到了自己耳边企图改变二战以后的国际秩序;日本官方还通过媒体不时渲染中国威胁,兜帽下露出的半张脸上浮现出了标准的商业化微笑,小声说道:“男爵先生可真是个忠厚的老实人,我猜像您这样的忠心之人一定深受剑堡的信赖,以至于那位大小姐都亲自光临。”

“现在路上都是成群结伙的难民,如果大家都各自上缴自己家里的存粮,路上难免要承担风险。以那位大小姐的睿智,想必已经想到了妥善的方法。像您这样有名望的人物,这个时候就应该站出来组织统一的调度。如果附近的庄园主先把粮食送到您这里来,然后再团结大家的力量统一护送的话,安全性自然无需多说。”

“您的意思是……”听到罗拉娜恶魔般的低语,法拉男爵先是困惑,然后渐渐地张大嘴巴,眼睛越来越亮,双手却忍不住颤抖起来。他听懂了罗拉娜话里的意思,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陷入到了难以抑制的兴奋与恐惧之中。

“就是这么回事啊……我们只是一批过客,对于剑堡并不熟悉,如果能跟一位睿智的先生达成交易最好不过。”罗拉娜眯起眼睛轻声笑道:“不过如果是这种规模的话,价钱可就得重新商量一下了呀。”

“我明白,我明白!”法拉男爵拼命地点头,嘴角哆嗦着,脸上却笑开了花。比奇提示:如何快速搜自己要找的书籍

《百度书名+比奇》即可快速直达(去读读om)(江苏)

筋骨疼痛外用药
绥化医院哪家治疗牛皮癣好
西安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